《山西大同:周顺写给张吉福书记的信》

w66利来官网

2018-10-23

  大同市委并张吉福书记:您好。

我的外甥郭小军因医疗事故死亡至今已经104天了,然而,事故善后却不能有效推进,只因这其中涉及天镇县卫计局长贾彪这样的行政主管部门官员。

具体过程,请参阅《山西天镇:周顺致王建江书记的公开信》全文。

张吉福书记,考虑到您公务繁忙,所以尽量简单明了陈述事实。 只想向您强调如下几点:一、导致医疗死亡事故的六大硬伤同时存在,六大硬伤均系违反医疗规范和医疗常规的错误操作。 然而肇事方康守山及天镇县卫计委主要责任人贾彪对六大硬伤避而不谈,甚至干脆不承认六大硬伤是致死原因。

贾彪及肇事方对六大硬伤的错误逻辑已经同《医疗事故处理条例》中明确说明医疗操作不能违反医疗规范和医疗常规的要求发生了正面冲突。 贾彪们之所以这样做,就是要索性不承认或者淡化医疗事故的责任认定。 二、贾彪们对六大硬伤避而不谈,甚至不承认六大硬伤是致死原因的理由是没有进行尸检认定,无权威结果定性事故原因,所以不能认定是医疗事故致死!以此为由,贾彪们意欲规避责任或者对死者家人拒不赔付。 索性朝着贾彪们的逻辑说理,那么,没有尸检是谁造成的?答案:没有尸检的一切法纪责任均在肇事方康守山方面和天镇县卫计委贾彪方面!也就是说:造成没有尸检的一切原因完全在贾彪、康守山方面。 既然顺着贾彪们的逻辑说,没有尸检的结果是由贾彪们造成的,难道贾彪们不该承担相应责任吗?(关于贾彪、康守山等人造成没有尸检这一事实的法纪责任方面,《山西天镇:周顺致王建江书记的公开信》一文中有披露。

)三、鉴于上述,没有尸检的原因是贾彪、康守山方面违法、违纪、违规造成的,理应承担相应责任;而六大硬伤全部违反医疗规范和医疗常规,在此背景下,病人郭小军暴毙,因果关系明确,更应承担相应责任。

但天镇卫计局贾彪方面先是拖了很长时间给出赔偿五万元的狗命价格。 这样的赔付,既不合人情事理,又挑衅党纪国法。 气愤之余,我作为死者郭小军亲舅舅直接致信天镇县委王建江书记及数十位四套班子常委及天镇县纪委常委、委员等人,信中陈述了医疗死亡事故的因果关系并同时反映了贾彪、康守山之流违规、违纪、违法的部分事实(全部陈述都有依据、有佐证)。 之后,未见天镇县有关部门对贾彪、康守山等违法乱纪者进行依规、依纪、依法追责,只是派了天镇县司法局罗金明作为调解人进行调解。

罗金明何许人也?答案:在第一次同贾彪组织的天镇县卫计系统近20人登场的见面会上,见过此人。

彼时,罗金明是肇事医生康守山花一万元请来的法律代言人。 【据说,仅仅当时那场见面会,罗金明向康守山开出的劳务价格是人民币20000元,后经讨价还价,罗金明的劳务费可能降为10000元或至少5000元,具体数目不详。

】我致信王建江书记以后,罗金明成为官方指定调解人,调解人罗金明经过好多天的努力,给出10万元的终极赔付【罗金明调解以来,再也没有见过贾彪、康守山的面影儿,罗金明到底是代言人还是调解人,不详。

总之,六七次的见面,始终不说赔付价格,只是在最后一次被追问不已的情况下给出了十万元这样一个新的狗命价额度】。

死者郭小军亲人方面仍然认为这样的赔付额度仍然是在欺负农民没文化,无视根本事实,蹂躏党纪国法,毫无解决问题的诚意。 加之罗金明在成为官方指定调解人之前,曾是收了费服务于肇事方的利益代言人,能否站在人民立场进行公平公正调解,尚存巨大疑问。

实践证明:罗金明做调解人,郭小军的赔付价格是从一条狗命变成狗命一条,仅此而已。

基于上述,所以有了此时此刻写给您的这封信。 我周顺作为死者郭小军的舅舅,同时也作为中共党员,诚恳认真地向张吉福书记进行分析:天镇县卫计局局长贾彪及县医院康守山等人之所以如此无赖般地将农民性命当儿戏,主要原因是这些人以官僚主义自居从而不能够回归对普通群众的人民立场所致。

包括我周顺在内的死者郭小军亲人们当前的态度是:郭小军医疗死亡事故的处理方式只有两个逻辑,其一是法纪逻辑,其二是情理逻辑。 从法纪逻辑角度来讲,由于贾彪、康守山等人的失职、渎职、玩忽职守、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等行为已经破坏了将该起医疗事故纳入法制化处理轨道这一前提基础,首先要追究贾彪、康守山等人的违规、违纪、违法责任,敲定医疗事故责任,依法赔偿即可,法律是刚性的,对贾彪康守山们的法纪问责也是刚性的,赔偿额度是刚性的,一切是明了的。 法纪角度认定问题的关键:没有尸检责任全部在贾彪、康守山一方。

因此,他们不能据此为由百般抵赖,而理应必须为此承担完全责任。

从情理逻辑来讲,六大硬伤全部违反《医疗事故处理条例》中表述的医疗规范和医疗常规且六大硬伤同时出现,在此前提下出现患者暴毙。 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如贾彪康守山方面没有违规、违纪、违法的主观故意,在态度端正、坦诚面对的前提下愿意诚心诚意解决问题并积极推进善后工作,则郭小军亲人们可以放弃要求官方依规、依纪、依法查处他们的违法乱纪行为并应主张合情合理、坦诚交流、酌情商定赔付方案,以便及早解决善后问题。

基于这样的指导思想,我们在《山西天镇:周顺致王建江书记的公开信》中,提出三套备选方案。

张吉福书记,我们死者亲人们没有要刻意讹人的意思,任何方案彼此双方都可以坦陈意见,只要在理,我们是可以有让步的。

但是,如果不讲理,非要拿着农民的生命当狗命,明明无视党纪国法而拒不接受党纪国法查处,那贾彪们的所作所为就只能是吃共产党饭砸共产党锅的混蛋,我们一定会遵循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原则将维权斗争进行到底!死者郭小军亲人们所有的行为依据是: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

习总书记说: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

可是,我们反映给天镇县委王建江书记以后,郭小军的命还是条狗命价。

不知道是王建江书记威信不够?还是贾彪们知道王建江书记领导下的天镇县委,党纪国法根本不敢触碰他们?反正,当前事实雄辩地证明:贾彪们透过罗金明给出的郭小军死亡赔付价从彼狗命变成了此狗命。 如此而已。

恳请张吉福书记帮我们主持公道。

中共党员、死者郭小军舅舅:周顺2018年10月15日。